中国留学生纪欣然案四被告全部获罪,悉尼高校吁慎重考虑

习惯了过去应试模式的我,往往都是去迎合每一场考试的要求,却并未把多少时间放在人生道路的选择上。

记者从最高人民法院获悉,人民法院始终立足审判职能,严厉打击侵犯妇女儿童权益的犯罪行为,近4年全国法院审结强奸罪案件七万余件,审结猥亵儿童罪案件超万件。

图片 1

中新网12月13日电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不会缺席!经过长达四年的案件审理,2014年无端虐杀南加大中国留学生纪欣然的四名被告,终于全部获罪!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整个地球。留学中介则爱说:给我一个机会,再普通的孩子都能让他轻松“爬藤”。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许多中国学生为了能上常青藤名校,都找留学中介“捉刀”,把他们“包装”成名校喜欢的样子。可是,这种“包装”往往会带有不少水分,可能导致中国学生群体在名校那里“失信”。

2010年、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先后发布《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关于审理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为依法严惩此类犯罪发挥指导作用。2015年至2018年11月:全国法院共审结一审拐卖妇女儿童罪案件2806件,审结拐骗儿童罪案件403件,审结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案件288件;全国法院共审结一审强奸罪案件75204件,审结强制猥亵罪案件9889件,审结猥亵儿童罪案件11519件。

据澳洲网报道,近日,澳大利亚新州州长贝瑞吉克莲(Gladys
Berejiklian)提出吸引留学生前往边远地区大学的“下乡”政策,以缓解悉尼人口压力。然而,澳大利亚各高校却敦促新州政府慎重考虑该激励政策,因其或对国际教育产业造成数十亿澳元损失。

当地时间12月12日,纪欣然遇害案中最后一名还未被定罪的嫌犯奥丘阿,在洛杉矶出庭受审。陪审团判定其一级谋杀、致命武器攻击、二级抢劫、二级企图抢劫罪名成立。量刑日期定于2019年3月8日。

套路走到最后都会被厌倦,而对海外名校来说,真诚和独特比申请人是否完美重要得多。

2013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与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共同发布《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明确了法律政策适用。2015年至2018年11月,人民法院共审结一审离婚纠纷案件5472123件,审结抚养、扶养纠纷案件259184件,审结抚养费纠纷案件151377件,审结探望权纠纷案件16959件。

同时,一些留学生也表示,他们更希望留在悉尼学习,而不是去往师资力量较弱的地方大学。此外,出于对地域隔离、缺乏服务以及有限的社交机会等因素的考虑,许多澳大利亚移民也不愿去往边远地区。

纪欣然,一名风华正茂的年轻学子,短短几个小时内,被残忍暴徒暴力袭击,重伤致死,曾引发中美舆论的广泛关注,许多中国人表达了悲痛、惋惜和愤怒之情。

以我自己的留学经历来看,现在许多海外名校在见识过这些“套路”后,已经逐渐形成了一套甄别方法,使得传统的“包装”越来越不奏效了。

高校敦促政府慎重考虑

事到如今,回首往昔,该案究竟还有哪些细节待披露?

申请国外院校时,我曾经咨询过几家大型的留学中介。每次见面,他们都会不约而同地拿出一张密密麻麻的表格让我填,内容包括个人基本信息、毕业院校、托福成绩、GRE成绩、实习经历、目标院校等。之后,他们就会根据你的“短板”提出建议,然后变着花样地把你的“优势”再放大几倍。依赖这种方式制作出来的申请材料,就像是流水线上的产品,它们看起来光鲜亮丽,符合各项标准和比例,可招生官往往很难从中看出申请人本身的个性和灵魂。

据报道,澳大利亚高校联盟首席执行官表示,新州的高校需要对政府提出的各项政策及其影响进行审慎评估后,才能决定是否支持新州州长对留学生的激励政策。她说:“澳大利亚的国际教育产业价值320亿澳元,为新州带来了113亿澳元收益。政府或高校最不愿做的事就是损害对留学生的吸引力。”

图片 2当地时间2014年8月1日,美国加州,南加州大学学生悼念遇袭身亡的中国留学生纪欣然

我在申请时,曾经比照留学中介提供的模板,自己写了一份申请文书,套路是最经典的三段论:第一部分罗列自己的学习经历,证明自己的学术能力;第二部分表述自己的实习经历和职业理想;第三部分则是夸一夸自己申请的院校,表达一下自己的仰慕之情。

对此,悉尼大学发言人表示,吸引留学生“下乡”的任何策略都应当被仔细规划,需要考虑众多因素,包括课程设置、毕业生实习和就业机会等。据了解,悉尼大学2017年吸引了来自130多个国家的1.9万多名留学生。其中,全日制留学生为该校带来了7.522亿澳元收入。

该案的4名被告,分别是案发时19岁的乔纳森·德卡门(Jonathan Del
Carmen)、18岁的安德鲁·加西亚(Andrew
Garcia)、17岁的阿尔韦托·奥丘阿(Alberto
Ochoa)、16岁的亚历杭德拉·格雷罗(Alejandra
Guerrero),及一名年仅14岁的女性嫌犯。5人在持械攻击纪欣然后,又开车前往附近海滩,抢劫一对情侣。男方逃脱后,拦下一辆警车,5人随即被警方逮捕。

可是,当我把这份“套路”之作发给目标院校的校友后,他却决绝地让我返工重写。我记得,他在浏览过我的个人陈述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是一组没有灵魂的文字。你是谁?未来的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你又想要怎样为世界作出自己的贡献?这些问题看起来很“虚”,可越是精英的院校,就越会重视这些理想主义的价值。

同时,悉尼科技大学2018年共招生4.5万人,留学生人数占1/3。该校发言人拒绝对新州州长的政策作出评价,因为政府目前尚未公布任何细节。

当地时间2014年7月29日下午,4名嫌犯首度在洛杉矶县高等法院过堂,年龄最小的14岁嫌犯未出庭。4名被告全部以谋杀罪被起诉。

我在推倒重来的过程中,发现准备申请材料确实是一个非常宝贵的自我认知过程,它推动你去不断发现自我、挖掘内心的真实想法。当然,这个过程其实非常痛苦,它要求你把过去20多年做的事情全都回想一遍,然后梳理出一条能够打动招生官的逻辑,让他们信服这是你的热情所在。老实说,习惯了过去应试模式的我,往往都是去迎合每一场考试的要求,并未把多少时间放在人生道路的选择上。

留学生更愿留在悉尼学习

如今,近1600个日夜过去了,纪欣然的家人、律师和社会各界,为争取正义,一直在做着不懈努力。

留学申请的过程,恰恰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补课。它不仅关乎你能否成功“爬藤”,也深刻地影响着我们此后更长的人生道路。遗憾的是,许多学生还是习惯依赖留学机构,导致产出的申请材料往往“千篇一律”。这形成了一个有趣的悖论:最了解你自己的正是你本人,可是你却要拱手让陌生人“包办”申请材料。

一些在悉尼的高校就读的留学生对新州州长提出的政策“不感兴趣”。他们表示,悉尼各大高校的声誉是吸引他们赴澳留学的首要原因。其中,在悉尼大学学习的中国留学生毛杰(Jie
Mao,音译)表示,如果她当初选择了一所排名低于悉尼大学的学校,她的父母也许就不会资助她留学。她还说:“如果地方大学能在学费上给我优惠,我也可以过去,但是我还是想留在悉尼学习。”

然而,4名嫌犯的受审之路并不顺遂,审理日期一再被推迟,他们也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悔意。直至2018年7月13日,在审理过程中才首次有罪犯表示忏悔,两名凶手格雷罗和德卡门在宣判当天均对受害人表示抱歉,后悔犯下如此重大罪行。

正如《中国青年报》报道中所说的,现在的留学申请者往往有一种执念,就是要把能刷的分都无止境地刷高,不逼近满分绝不罢休;再就是尽可能多地“打卡”各种经历和技能,以展现自己是全面发展、不可多得的优秀人才。这就好像是留学机构当时给每个申请者发的表格一样,似乎把表格填得越满,各项分数越高,就能获得“藤校”的青睐。

也有一些留学生担心,地方大学缺少师资和语言帮助,会对他们的学习造成影响。

图片 3资料图片:奥丘阿

可是,这种想法却未必是海外名校的原生逻辑。面对一大批条件出众的申请者,招生官往往不会苛求硬性分数,却更关心申请者的潜力和软实力。我有一位朋友在被“藤校”录取后,发现周边的同学要么是托福、GRE接近满分,要么是身怀绝技,于是非清华、北大出身的她就有点犯嘀咕:为什么当初要录取我呢?巧的是,她有一门课的老师正好是当时审核她材料的教授。那位教授说:我们决定录取你,并不是因为你是一个完美的人,而是因为你很特别,有着自己独特的想法,我们更看重的是你的潜力。

新移民也不愿在地方生活

奥丘阿:按成年人审判,多项罪名成立

对海外名校而言,申请者面对的并不是等待被填满的填空题,而更多的是自由发挥的主观题。在留学中介的套路逐渐被识破之后,中国留学生的“爬藤”之路也亟待回归理性。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诚,也许是名校申请教会学生的第一课。

除了留学生,其他新移民也不愿去往城市之外的边远地区。澳大利亚内政部数据显示,仅有1/8新移民愿意去往悉尼和墨尔本之外的边远地区生活,这一现象也导致这两座城市的人口压力日益增加。

当地时间2017年6月1日,在庭审中,检方首次公布了一段录音,为嫌犯奥丘阿与其母通话的全部过程,为该案极其重要的证据。

尼斯 来源:中国青年报

此外,昆州中央大学的一份研究结果显示,移民普遍认为,如果他们生活在边远或农村地区,就会遇到和社会隔离,被不友好地对待,缺少教育机会以及手机、网络信号变差等问题。对此,报告作者之一表示,虽然这些担忧是有依据的,但是这些问题也非常复杂。因此,澳大利亚联邦、各州政府以及少数族裔组织需要找到新的合作方式鼓励移民“下乡”。

奥丘阿在电话中表示,他们想要抢劫,瞄准了一个“华人男生”。他坦言自己第一个动手,“我用棒球棍朝着他的脖子打过去,但没打准”。

奥丘阿称,他要钱的目的是为了“买衣服”,还希望其母亲准备钱,将他保释出去。他天真地表示,“主动要求去当兵,总比坐牢要好”。对此,代表纪欣然家属的律师蔡玟慧表示,现在已不存在“用当兵换取服刑”的交换条件,特别是谋杀等重罪。

当地时间2018年1月22日,青少年法庭经过多次听证后,决定将2014年犯案时只有17岁的奥丘阿,送回成人法庭接受审判。

当地时间12月12日,奥丘阿在洛杉矶出庭受审。陪审团判定其一级谋杀、致命武器攻击、二级抢劫、二级企图抢劫罪名成立。量刑日期定于明年3月8日。

图片 4资料图片:加西亚

加西亚:被判无期徒刑,不得假释

出席庭审时,嫌犯加西亚不停对着听众席上的人比划,还用右手握成拳头,在胸前和空中挥舞。当法官宣布不得保释的决定时,他却突然露出了笑容。

当地时间2015年1月12日,该案初审被第3次延期。在休庭之前,加西亚突然情绪失控,当庭大喊“放我回家”、“游戏时间已经结束了”等。1月13日,加西亚的临时代理律师向法庭提出申请,要求对其心理状态进行进一步评估。

5天后的下午,洛县高院法官宣布,加西亚的精神状态能够承受司法审判。随后,他被带上法庭,神情沮丧,上身穿浅黄色囚服,下身配深蓝色囚裤,头发蓬乱且很长。

2017年6月8日,法院陪审团宣布,加西亚的一级谋杀罪名成立。当地时间8月16日上午,历经3年审理,加西亚被判以最高刑罚无期徒刑,不得假释。

图片 5资料图片:格雷罗在法庭露出笑容

格雷罗:被判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案发时,16岁的墨西哥裔女嫌犯格雷罗是袭击的主要实施者之一。在检方获得的监控视频中,在纪欣然挣脱跑开后,格雷罗手握扳手,一路在后追逐。

2016年10月8日,格雷罗表示,他们在街上看到纪欣然后,认为“中国人肯定有钱”。

格雷罗的辩护律师大打“未成年女孩天真误入歧途”牌,希望博取陪审团同情。但在检方公开其社交网站上的暴力内容,以及在本案的领导及教唆角色后,2016年10月13日,洛县高等法院陪审团最终一致裁定其一级谋杀罪等4项罪名成立。

2018年7月13日,洛杉矶刑事法庭法官宣布判处格雷罗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德卡门:达成认罪协议,被判15年至终身监禁

2017年8月,在纪欣然案中充当司机、未直接参与殴打的成人罪犯德卡门与检方达成认罪协议,承认犯下二级谋杀罪。

由于在案发时,德卡门是一名无证移民,2018年7月13日,他被洛杉矶刑事法庭法官判处15年至终身监禁。

图片 6资料图片:洛杉矶刑事法庭

纪欣然案改变了什么?当一条年仅24岁的生命悄然逝去,人们在悲伤惋惜的同时,也在反思酿成悲剧的根源。

纪欣然出生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2009年就读于浙江大学,2013年秋季进入南加州大学维特比工程学院电气工程专业就读。

当地时间2014年7月24日凌晨0时45分左右,纪欣然在参加完学习小组步行回宿舍的路上,遭遇了正在附近驾车、寻找抢劫对象的5名嫌犯。嫌犯用棒球棒和扳手对其进行袭击,导致其头部受重伤。

随后,纪欣然挣扎返回住处,次日清晨,被室友发现身亡。

图片 7当地时间2014年7月31日,美国加州阿罕布拉,在南加州大学遇袭身亡的中国留学生纪欣然的父母在停尸房看儿子遗体之后,痛哭流涕。

纪欣然父亲:一生辛苦化为泡影

对于纪欣然的父母而言,“中年丧独子”可谓人生中的最大打击,当主犯加西亚被判刑后,父亲纪松波表示,全家人已经身心俱碎,一生的辛苦和希望都化为泡影,与欣然同龄的孩子已经开始结婚生子,“可我们现在只能给儿子烧钱祭祀,伴随着哭声泪水”。

纪欣然的母亲“每天要到网上纪念堂,对着欣然说着梦一样的话语”。当一群泯灭人性的犯罪分子,轻易间摧毁了一个充满阳光的男孩时,留给受害人家属的只有悲痛。

南加大学生:校园安保措施“有进步”

纪欣然案发生后,南加大的安保措施再次引发关注。校方承诺,采取新增智能监视器,增加巡警和“小黄衣”巡逻人数,开发报警应用程序等措施,加强安保。安装了报警手机应用程序后,学生可以通过手机一键拨打紧急电话、上报可疑行为、或查阅校园地图,哪怕在单独回家时,也可以与朋友分享路线,并实时定位。

留学专家:安全“五字经”需谨记

没人能够预测,“谁”将会成为下一个纪欣然。留学专家指出,很难说哪个国家绝对安全,重要的是学生要有自我保护意识,记住留学安全“五字经”:

“了解留学国”:在出国之前应当通过各种途径,详细了解留学国状况,包括当地的社会规则、法律法规等。

“租房住校内”:租房最好的选择是校内的公寓。如果无法住在校内,也尽量在租房时选择名声较好,较安全的地方居住。

“合租更安全”:和室友一起住会更安全,这样增加了互相照顾与应急的可能性。

“天黑不出门”:避免午夜在路上行走。发现可疑人或事,应该马上打电话向学校安全部报告,任何怀疑与谨慎,都有可能挽救一条生命。

“遇匪勿惜财”:遇到抢劫,生命比财物更重要。留学生可以随身携带小额现金,不要惊慌或搏斗,记住劫匪的特征后报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