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教育界不满,中青报评中学生坠楼事件

在教育拨款日渐减少的英国,文法学校是另一种存在。

这是8个月以来,一个城市发生的第4起中学生坠亡事件。我们记录的是其中的一起。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人物为化名,地点也使用了化名。

图片 1

图片 2

近日,英国教育大臣Damian Hinds宣布,将为16所文法学校(Grammar
School)提供5000万英镑的扩张经费,前提是这些学校必须先为残疾儿童提供优先入学机会。

每当年轻的生命逝去,我们总会格外悲伤。就像说好要到来的春天,永远停在冬天的滞闷与压抑里。世界因此失去一种可能,母亲因此失去一个世界。

记得小时候读过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小孩拿着一块玉石到市场上卖,开价很低却无人问津。后来经大师指点,开价奇高,反而引来大量围观者和竞价购买者。这样一个“玉石定价悖论”小故事,在哲学家手里很容易延伸出充满正能量的心灵鸡汤式哲理。但是,在经济学初学者眼里,却往往容易产生困惑:怎么会出现低价低消费、高价高消费现象,这不就违背了低价高需求量、高价低需求量的需求定律吗?

加拿大皇后大学高分子化学博士毒杀同来自中国的前室友未遂案,近日加拿大法庭对此案作出了判决。

Hinds说,此次拨款的本意是为了提高英国残疾儿童入学率。16所学校为了获得拨款资格,也积极响应,超过半数同意降低对特殊儿童的录取分数线。其中,著名文法男校Altrincham
grammar school for
boys表示,将给予此类儿童10分的分数优惠;女子文法高中Chelmsford county
high
school也宣布,学校计划给30个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颁发学位,这占到全学校学生总数量的16%。

我们想纪念这个曾经鲜活的少年,却不想止步于纪念。我们不想撕裂伤口,却不得不一点点搜寻事实的拼图。孩子主动放弃了生命,放弃好玩的游戏、可爱的朋友、梦想和家,究竟是因为什么。在他迈出悲剧性的那一步之前,是不是曾向我们发出求救的信号,我们却没接收到。

现实生活中不乏“玉石定价悖论”的例子。以出国留学为例,诸如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等欧洲国家的公立大学是免学费的,每年只需要学生缴纳注册费价值几百或几千元人民币,就可以攻读公立大学的本科、硕士或博士,而像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每年学费不菲,动辄二十来万甚至几十万人民币不等。然而,涌向美英澳三国的留学生数量,偏偏远远大于前向德法意三国的留学生数量!留学市场再次呈现高价高需求、低价低需求现象,岂不奇了怪哉?

被告王某今年26岁,本科毕业于中山大学材料化学专业,毕业后被皇后大学高分子化学专业录取,成为了一名在读博士。王某的学术成绩十分优异,他不仅在化学学科核心刊物上发表过多篇文章,还申请了科学技术专利。2015年,皇后大学还专门表彰了他的学术研究成果。

这是英国教育部针对学校经济危机做出的反应之一。近年来,资金危机成为英国教育机构面临的普遍问题。根据伦敦权威经济研究所IFS的调查,自2010年来,英格兰分配给每个学生的资金实际减少了8%,给学校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困难。一些学校开始向学生家长索取“捐款”,或被迫裁剪教职人员,减少特殊教育支持和宗教关怀。

在一个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学习成绩很重要,遵守纪律也很重要,然而这些都不会比感受青春重要,不会比健全健康的人格重要,更不会比生命重要。我们必须赋予教育者适当的批评惩戒权,我们也必须提醒孩子身边所有的成年人,每个孩子都是独特的个体,拥有不一样的生命底色和精神底线,不管是教他们,还是罚他们,都要慎之又慎。

无独有偶,2018年11月,法国推出一项新留学政策,宣布从2019年9月开始大幅上调非欧盟籍留学生注册费。非欧盟籍的法国留学生本科生注册费,将由原来170欧元上涨到2770欧元;而硕士生和博士生的注册费,从原来的243欧元和380欧元都上涨到3770欧元。注册费上涨的主要目标之一,竟然是“想吸引更多国际学生来法读书”!法国留学新政的涨价思路,跟“玉石定价悖论”故事不谋而合。这不禁让人浮想联翩,怀疑故事中的大师又重出江湖、漂洋过海,给当今处在水深火热的法兰西共和国指点迷津来了。

王某与胡某是同属于一个聚合物纳米结构材料研究小组的同事。两人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室友。胡某称,两人合租时,有一次王某想借用胡某的房间一起开周末派对,遭到了胡某的拒绝。但王某却趁胡某周末不在家时,直接打开胡某的房间开始“疯闹”,结果房间被参加派对的人搞得一塌糊涂。胡某回家后,十分生气找王某理论,但王某抵赖不认。后来胡某再也无法忍受王某,于是搬离。

但对于此次拨款,特殊教育领域的专家却表示强烈的不满。他们大多是为残疾和有其他特殊需要的儿童提供教育(SEND)的学校校长,和该领域儿童教育活动家。他们称,这个决定“令人作呕”,因为这一行为看上去并不能有效解决特殊儿童入学率,反倒变相给文法学校发放更多拨款。一位“SEND”活动组织的发言人称:“对这些文法学校‘开后门’的扩张让人难以忍受,而真正接受特殊学生的学校正遭遇资金危机。”该发言人总结:“对绝大多数特殊孩子来说,文法学校根本就不是他们会选择的地方。”

愿逝者安息,愿家人平静。

粗略一看,现实生活中的这两个留学案例跟“玉石定价悖论”故事是一样的,但是细心体会可觉察到它们的不同。在“玉石定价悖论”故事里面,变价前后的玉石是同一产品,而欧美各国教育服务并非同质产品;
2019年之前和之后的法国教育服务,如果没有太大变化的话,可以视为同质产品;若有很大变化,则是不同质产品。消费者愿意为高质产品支付高价格,为低质产品支付低价格,这并不违背针对同一产品而言的需求定律。故事中神奇之处就在于,仅仅通过改变价格这一手段,就让不知产品质量的消费者误以为变价前后是不同质量的玉石,从而对自己以为是低质的产品支付低价、以为是高质的产品支付高价。此时不是质量决定了价格,而是价格成了不知情者甄别产品质量的一种信号:高价=高质,低价=低质。法国留学注册费大幅上涨的这一波操作,官方解释理由正好吻合价格成为甄别质量信号的原理:低价让外界以为法国教育质量低,唯有高价才不辜负法国政府每年为每名学生垫付价值一万多欧元的教育质量。

从今年1月开始,胡某觉得自己吃的东西有苦味,并且产生呕吐、腹痛、拉肚子和眩晕等症状。当时他还以为是所买的食物变质,所以没有在意。但这种情况持续了约1个月,引起了胡某的警觉。胡某又发现自己的水杯中有浓烈的化学药剂味道,他不敢再喝,于1月26日向导师报告称可能被人下毒。

文法学校之所以被优待并不是没有原因,它被视作英式教育的特色而地位特殊。最早的“文法学校”(Grammar
School)可以追溯到中世纪,那时文法学校内主要教授拉丁语,随时间推移才逐渐变为英语教学。而在19世纪晚期,英国文法学校进行改革,教授的科目变得全面,教学质量也不断提高。

坐电梯40秒到11楼,步行19级台阶到天台,翻过1米多高的天台围墙,李华16岁的生命停止了前行。

然而,现实生活往往比故事要精彩得多。因为价格不仅是甄别产品质量的一种信号,而且也会引导资源配置,促使不同产品质量分离分层。具体来看,法国实行这么多年免学费低注册费的低价留学政策,已经形成一个怎样的留学情况呢?据统计,法国每100个留学生中,有45人来自非洲,19人来自欧盟,16人来自亚洲,9人来自美国,4人来自中东,还有7人是来自其他国家。试想一下,在一个注重教学互动交流的大学生或研究生课堂上,很可能不到三成学生英语发音纯正清晰,超过七成的学生可能弥漫着浓厚的地方口音、发音不清或者不知所云让你听得一头雾水,鸡同鸭讲眼碌碌的即视感扑面而来,试求解一下你此时听课、学习或研讨的心里阴影面积?因而,尽管不少法国高校的师资水平不见得就比美国或澳洲差,但是低价政策却可能给留学生形成教学质量体验效果不佳的朋辈学习氛围和研讨环境。这意味着,低价收费政策长期下来反而可能固化低质量的留学体验,让后续知情者或者追求高质量的留学申请者望而却步,这进一步使得法国留学被烙上低价低质的刻板印象。与此相反,注册费大幅上涨无疑会提高法国留学门槛,间接调整留学人员结构,形成高质量朋辈的留学群体研讨氛围,进而吸引更多高质量申请者。

在导师的授权后胡某在办公桌前安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结果当天就拍摄到王某用针筒将黄色不明液体滴进胡某的食物和饮水中。胡某立即报案,把之前所吃过有化学药剂味道的食物一并上交。警方当天将王某逮捕,但王某坚称自己只是在恶作剧,注射的液体是乙醇。

很多人将它与“私立学校”或是“贵族学校”混为一谈。而实际上,与其他综合学校相比,文法学校的的入学标准更严格。

2018年12月2日晚上,东部某省松华市警方接到报案称,某小区发生坠楼事件。3日零时1分前后,辖区派出所赶到现场,确认事情发生在报案前约10分钟。根据警方调查结果,坠亡者系自杀。

值得一提的是,与“玉石定价悖论”故事中产品质量不变而仅仅只是涨价不同,法国政府在大幅上调注册费的同时,也拟出台一系列意图改善留学服务质量体验的措施,比如简化留学生签证、增加英语授课项目数量、增加奖学金机会和提供一对一指导联系人等措施。它为注册费涨价提供充实理由的同时,也试图向外界传递出法国留学教育质量正在不断提升的信号,好让民众对法国留学可能形成的“低价低质”刻板印象转向“高价高质”的思想钢印。

警方经仔细化验后,确定食物内含剧毒物质N-亚硝基二甲胺。这种化学材料常被用于工业硫磺、橡胶促进剂、火箭燃料、杀虫药的制造,如果进入人体会对肝和肾造成严重损害,在生物医学领域此物质被用于催生肿瘤。胡某气愤表示,因为直到4月中旬警方才查明毒性,此时已经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机,自己的肝脏因此严重受损。

不同于综合学习的“来者不拒”,进入文法学校必须通过严苛的考试,择优录取。这个考试在儿童11岁时进行,所以也被称为“11+考试”。该考试难度极高,能够通过的学生几乎都接受过私教“补习”,这也在无形中设置起门槛:学习能力差,或是家庭经济状况不好的孩子,没有条件进入文法学校。

又过了8小时,他的身份才被父母确认。

注册费大幅上涨的留学政策,在十年内能否实现法国政府意图提高法国留学生质量和数量的政策目的?在其他欧洲国家留学费用不变条件下,可预见的结果是:这一留学新政在短期内会拉低法国留学人员的非洲生源比例,使得非洲留学生转向其他相对便宜的欧洲国家,而长期效果则依赖于其他欧洲国家的留学政策变化。不过,随着法国留学配套改革措施的积极推进和公众对法国留学教育质量的普遍认可,很可能正如“玉石定价悖论”故事结局,高价带来高消费现象在长期可期,让我们拭目以待。

对于王某投毒的原因,胡某称可能是出于嫉妒。因为两人曾共同发表论文,胡某的名字排在王某前面。然而,对于胡某的说辞,王某的律师也并不认同,他强调,王某成绩优异,平时与大家相处和睦,并不会因嫉妒而犯罪。

长久以来,文法学校被认为是精英教育的代表之一,加深了阶级固化。统计显示,文法学校的学生都来自中产阶级及以上,普通综合学校里的学生则大多来自工人阶级和低收入家庭。

这是8个月以来,松华市发生的第4起中学生坠亡事件。

(作者连洪泉为华南师大经管学院副教授,法国经济理论和分析中心访问学者)

在证据面前,王某仅仅只是认罪,对犯罪动机和毒药来源闭口不言。胡某认为王某认罪是一种策略性的躲避审判,并不是真心认罪,因为这样就可以从轻发落。而对于毒药的来源,据悉皇后大学和医学院已经有5年没有订购过这种物质,没有人知道王某从何种渠道得到。但对于王某来说,自己配置出来也并不复杂。

目前,英国共有164所文法学校,和其他学校相比,文法学校纪律性更强,成绩也更好。文法学校在高考成绩里一直遥遥领先,GCSE和A-Level成绩居全国前列,甚至超过很多贵族公学和私立学校。

那天晚上11时左右,与往常一样,松华中学高二男生李华和父母互道晚安,进入各自的房间休息。父亲李长青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回忆,睡下之后,他和妻子没听到孩子从屋里出来。直到第二天早上,他们才发现孩子不在房间。

当地时间12月11日,当地法院作出裁决,判处王某7年有期徒刑,刑满释放后被遣返中国,未来10年不得持有武器,且不能与受害者或其家人联系。法官认为:“王某有计划的邪恶攻击是有原因的,但他对自己的作案动机保密,也无悔改之意。”

如此看来,活动家们的担忧不无道理。在“优胜劣汰”、竞争环境极强的文法学校中,先天处在劣势的残疾儿童未必能完全适应。哪怕录取线降低10分,进入文法学校对大多数特殊儿童来说仍难比登天。

距事发大约9小时以前,周日下午,李华在班级的阶段性英语测试中,抄了同学的答案。班主任老师发现后批评了他,并要求他在第二天早自习后向全班同学检讨。

判决过后,皇后大学首次对本案发表声明:“我们向受害者及其家人表示致意。我们意识到这种极不寻常、令人不安的犯罪行为依然对所有涉案人员产生很大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受害者渴望别人尊重他的隐私。我们表示理解,不会进一步发表评论。”

对此,英国教育部回应,被选中的学校还会对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家庭提供其他帮助,如提供免费的入学考试准备材料、家教辅导和学校参观等。

根据气象记录,那天天气不太好,多云、降温、有雾霾。李长青表示,孩子从学校回到家以后,“状态没有任何异样”。

此次额外资金预计将为文法学校增加约4000名学生,2010年以来全英语法学校扩张将继续。一项研究预测,到2021年前,文法学校学生规模将增加15%。

他的性格非常阳光

“他的性格非常阳光。”李长青对记者回忆,李华经常被同学、朋友称为“暖男”。李华的初中班主任告诉记者,听到噩耗后第一反应是:“怎么会是这个孩子?”

从照片来看,这个少年戴眼镜、身材瘦高。他的父母都表示,儿子对电子产品和最新的科学技术感兴趣。他爱买运动鞋,喜欢的新鞋会连着穿,每天自己擦洗。

12月2日下午,李长青接到李华班主任姜老师的电话,说李华“犯了点错”,请他去学校一趟。这是李华上高中以来第一次被请家长。李长青和妻子傅红有些紧张。

李长青记得,到学校后,班主任曾对他说“是小错”,他不放心,去教室查看,看见李华在写作业,“比较正常”。

姜老师是在高二分科后开始担任李华所在班级的班主任,刚4个月。他到班上把李华叫到教师办公室。李华一进门,看见父亲,就说自己“做错了事情”。

李长青对记者表示,随着孩子长大,他很少再训斥孩子,尤其是在公众场合。他记得当时在教师办公室告诉李华,学习是自己的事情,重要的是过程。李华回答说“知道,就是考试时间紧张,大家都这么做,我也就做了”。

松华中学是松华市最好的中学之一。除了期中、期末考试外,学生还要面临月考和各学科的阶段性测验。一名已经毕业的松华中学学生告诉记者,阶段性测验往往监考不严,不作弊“全凭自觉”。

松华中学一位分管校长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松华中学相对宽松,学习压力在全省中较小,也是省内极少数在高一高二阶段不上晚自习的学校。

一名学生向记者表示,学校执行校规并不严厉,对恋爱等情况有时“睁只眼闭只眼”,但考试作弊是“高压线”,老师曾强调,一旦发现会交给学校处理。

松华中学高一、高二的普通班周日下午需到校2小时。校长陆志远称,学生是“自愿到校”的。12月2日周日下午,学生参加的是“反馈练习”“学习检测”,且该年级多数班级都参加了这个“小练习”。

该省教育厅曾于2017年10月出台“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的意见”,“严禁组织学生在节假日(含双休日和寒暑假)集体上课,或以补差、提优等形式变相组织集体上课。高三年级学生根据国家规定,周六可在校答疑辅导,但不得收取任何费用。”

松华市教育局曾在事发后向媒体表示,老师针对学生抄袭练习答案的行为,在家长在场的情况下,要求学生写检查做检讨,是一种正常的教育手段,当事教师的教育行为没有违反上级相关规定,更没有违反国家法律的禁止性规定。

12月2日下午,在教师办公室,李长青让李华向班主任道歉,他记得班主任对李华说:“你怎么敢(作弊)……别跟我道歉,写检查,明天早自习后全班检讨。”李长青回忆,当时李华一直低着头,双眼眯着。

“这个惩罚可能不太合适。”李长青当时觉得。这位父亲在当地另一所中学担任语文老师,称自己很少会用这种方式处罚学生。“可能老师就是吓吓学生。”他想,之后再单独跟老师沟通,“当面提出(不妥)可能会影响老师的威信和批评教育的效果。”

李长青当时计划,回到家里,在熟悉的环境和孩子再聊一聊,如果孩子意见很大,还可以和老师说。

从教师办公室出来后,李华回到教室收拾书包,李长青没有跟去,“想给孩子一点空间”。回家路上,他试图寻找孩子的踪影,但没有看见。到家后,他发现李华先到了,在房间看书。

“本想和他谈谈这事,但他状态没有任何异样。”李长青回忆,孩子以前闹情绪的时候,总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饭,也不准父母进去。

吃过晚饭后,李长青试图聊起这件事,李华只说“我写作业去了,讲这个烦不烦”。李长青觉得,孩子可能不想父母再过问,便决定“冷处理,让他自己面对”。这位父亲称,自己做好了打算,如果孩子第二天早上拒绝当堂检讨,他就再去学校一趟。

那天,李华吃完饭后就回屋写作业了,照例让母亲辅导了半小时英语。洗漱完、收拾好书包就睡觉了。时间也和往常一样,11点。傅红还说,第二天要做年糕给李华吃。

“都完成了吗?”李长青记得睡觉之前他问儿子。

“完成了。”李华回答。

“检讨呢?”李长青追问。

“是多么高规格的事情吗?”根据他父亲的回忆,李华反问了一句,便回房间了。

离开家以前,李华写完了那张检讨

松华中学要求学生早上6点15分到校上早自习,在父母的记忆中,李华很少需要被叫醒,总是早上5点多就起床。“男孩子应该自立”,李长青从李华三年级起,就让他自己上下学,也尽可能让他自己安排生活。

那天早晨,他见孩子许久不出来,才打开房门,发现里面没人。他摸了摸床铺,触感“冰凉”。见书包还在房间门口,夫妻俩就到储藏室去找人。因为过去李华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躲在那里。这对父母当时猜想,孩子可能在储藏室睡着了。

储藏室也没有人,他们到小区里继续寻找。在小区内一栋11层楼下,傅红看见了李华的一只鞋子。

这位母亲当时“心就一揪”,刚刚过去的夜晚下雨了,“就算跑掉了鞋子也应该捡起来穿啊”。他们想去物业查看小区监控录像,随后被告知,“夜里有个小男孩跳楼自杀了”。

之后几天的事,这对夫妻表示自己记不太清了。他们一度不吃不喝,直到傅红晕倒被送进医院。与学校、当地教育部门最初的沟通也是由亲戚代为进行的。

事情发生后,学校请心理教师给李华所在的班级同学做了心理疏导,但暂时没有和其他班级直接讲到这件事。分管校长通过电视对高二年级同学说“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希望大家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李华的课桌被挪到教室最后排。

多名松华中学不同年级的学生告诉记者,这件事情发生的当天就在同学间传开了。今年4月、6月、11月,当地已经发生3起中学生坠亡事件,他们也都有所耳闻。

“儿子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李长青和妻子一直在想。虽然妻子一直埋怨老师,但李长青选择体谅班主任:“我也是做老师的,他(班主任)没有恶意……肯定是家庭哪里出了问题。”

根据这对父母的说法,他们的家被亲戚朋友说成是“最温暖的家庭”。李华会在母亲身体不适时包揽家务,父亲喝醉时,他会一遍遍倒水、递毛巾,拿盆子去接呕吐物。

在李长青看来,李华不缺少挫折教育和生命教育,“性格坚强”,认定的事情会坚持做。读初中时,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显著提高了学习成绩。虽然读高中后,李华与父母的交流减少了,但李长青觉得这对青春期男生来说很正常。一家人会在周末出门散步,什么话题都聊。

李华的初中班主任回忆,李华的家庭氛围“很民主”。初中时,李华话很多,也很有自己的想法。她还记得,那时老师们批评李华,他很快就“好了”,“又来和老师嘻嘻哈哈”。

身为老师,李长青表示很少跟李华提自己教过的学生,“不能总拿别人家的孩子和自己的孩子比”。

初中快毕业时,李华的成绩是全校前10名。进入高中后,他的成绩波动比较大,全班50人,他考过10多名,也考过40多名。

“我们从来没有要求孩子必须考多少名,只希望他少犯低级错误,把实力发挥出来。”李长青说,每次考完试后,他和妻子会和李华一起分析每门课的得失。

根据这位父亲的回忆,李华在中考前,曾参加松华中学创新班的选拔考试,结果没有考上,中考成绩也不理想。父子俩为这件事情有过激烈的冲突,李长青觉得孩子考多少分不重要,但不应该没发挥出应有的水平,李华当时认为“父母只会讲大道理”。

进入高中后,李长青觉得,儿子的状态逐渐好转,“应该鼓励为主,不再做成绩上的要求”。他和妻子觉得,家里的教育一贯是“重过程”的,而儿子很认真、很努力。最近半年,是夫妻俩觉得孩子状态最轻松、家里最温馨的时光。

李华的一名同班同学认为,李华性格特别开朗,事发前两天还和他讨论漫威公司的新电影。另一名从小学起就与李华做同学的学生告诉记者,每次见到李华,他总是笑着的。他们周末有时会一起吃饭,会谈论最新的游戏、足球和篮球比赛的最新赛况。

“是不是他把自己逼得太紧了,我们做家长的又没能及时察觉。”李长青猜测,李华一直很希望用成绩证明自己,有一次他数学考试考得很好,老师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微信群里公布成绩,李华忍了两天才和父母嘀咕,“怎么这次考得好老师不说了”。

李长青记得,中考失利1年后,李华才突然讲起,“那两个月就没怎么学”。他觉得,可能直到那时,孩子心里才放下这件事情,要给父母一个交代,也让自己面子上过得去。

一周有5天半时间,李华要到学校上课。他每两周去健身房一次,每个月都会和同学一起出去看电影。他喜欢《变形金刚》《钢铁侠》这样的好莱坞大片。

根据李长青夫妇的了解,李华班上的同学大多晚上12点以后才睡觉,但李华一般11点就睡了,他曾说,这样才能保证上午的学习效率,“你看老师发视频,我哪次早自习睡觉了?”

李长青觉得李华很自律,每天放学回家,他会拿母亲的手机看一看感兴趣的新闻,半小时左右就会归还手机。

“是小时候体罚孩子给他心里留下了阴影?”“是因为那几天的天气不太好?”李长青一直在自问。

确定的是,离开家以前,李华写完了那张检讨,字迹潦草。

对我们来说是灭顶之灾

李长青的家中,如今已经几乎没有李华生活过的痕迹——根据这家人遵守的传统习俗,孩子用过的东西都烧掉了。李长青和妻子暂时没有回家住,甚至连家所在的区域都不敢靠近。

从前,这个16岁的少年会帮父母看导航、点外卖,组装家用电器。如今,李长青和妻子出门吃饭,点的还是儿子爱吃的菜。夫妻俩近期去南京时,想起上次到火车站,一家三口还穿着定制的亲子装。

李长青总会梦见儿子“遇到了很大困难”,他在梦里喊:“回来吧,有什么事情我们都能一起承担。”他一直觉得,孩子不是真的想自杀,不然不会写完作业、写好检讨,还带着家里的钥匙出门。

他懊悔对孩子的“正常”没有任何警觉,“如果晚上他发泄出来,可能也就没事了。”

这是松华市今年发生的第4起中学生坠亡事件。第3起发生在李华坠亡6天前,11月26日。当地的家长微信群曾转发这条信息。

李长青记得,自己也看到了那件事。他想起松华中学的学生间流传着“省中教学楼,一跳解千愁”的顺口溜,想和孩子聊一聊。但傅红觉得这是“负能量”,怕影响孩子,还特意把手机里的信息删掉了。争论过后,夫妻俩决定不谈论它。

李长青说,那之后第二天,李华放学回家主动谈起那件事,他从同学那里听说了。饭桌上,这个话题没有进行下去。每次回想起来,李长青都说很后悔当时没有聊开。

校长陆志远告诉记者,姜老师教学能力强,在学生中声誉不错。前述松华中学毕业生告诉记者,姜老师算是“严师”,但在学生中口碑很好。

陆志远说,事发后,分管校长与李华的老师、好朋友聊过,他们都没有发现李华有异常表现。

据这位分管校长介绍,高一新生报到时,学校曾给每名学生一张“家庭学校共同教育协议”,上面写明了学校的规章制度,第一条就包括不能作弊。学生和家长要签名才能完成报到。他表示,学校规章制度中明确规定,如果学生考试作弊,会视严重程度进行口头批评教育,乃至给出通报批评、开除学籍等处分。李华所在的年级曾有约20名学生因为在正式考试中作弊遭到处分。

“每一次学生意外都深深刺痛我们的心,每一个孩子背后都有不同的成长背景、家庭教育、学习状态和个性气质,我们不回避责任,更要有教育担当,也期盼全社会共同营造良好的教育生态。我们将在痛定思痛中深刻反思,优化教育管理和教学方式,进一步做好家长学校、心理健康教育、挫折教育等工作。”松华市教育局表示,对这次事件,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将尽最大诚意和家长沟通,实事求是、依法依规,共同从悲痛中走出来。

向松华市教育局反映情况后,李长青曾得到一份口头答复,称学校补课不违规,教师的行为正常合理,不违规。

但李长青认为,补课是“明显的违规”,且规章制度中的惩罚方式不合理,“这个年纪的男生是自尊心很强的时候”,他觉得,让孩子当众念检讨太伤自尊,通报批评、处分都没有这个伤害大。

“对普通人来说,这可能只是一个简单的消息,但对我们来说是灭顶之灾。”李长青说,他希望所有的父母、老师都能从自己的悲剧中吸取教训,更关注孩子的身心发展状况,在批评惩戒孩子的时候,更注意方式方法。

李长青和傅红回忆,李华对未来有很多想法。他想过学电子专业,但又觉得“那都是高精尖,很难的”,决定把它作为爱好。他想过学传媒,也想过学医,因为“(中国)乡村很需要这个”。最近,他的计划又变成了考军校。

父母记得李华说过,高考完就要去打工,大学期间也要勤工俭学。“其实只要能在社会上立足,有份工作就行了。”李华曾对父母说。

2018年12月2日晚,这个男孩爬上了11层楼顶天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