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岁女童遭父母暴打,南大教授临终写致谢信

近日,有网友爆出一段3分多钟的父母虐待女童的视频。视频中,女童的父母对其进行一轮又一轮的暴打让人愤怒,更令人痛心的是女孩不哭不躲不闹的反应。

12月23日晚,有消息称西南大学自然地理考研试题“疑似泄露”。今日(24日)上午,西南大学官方微博通报,学校已成立调查组,部署开展调查工作。新京报记者致电该校党委宣传部,一工作人员称,上述“传言”尚未查明,目前正核查。

(原标题:《南大教授计秋枫写下临终致谢信,请亲友“大笑三声,送我上路”》)

(原标题:一年级的娃抗拒上学,武汉“虎妈”带儿子徒步九公里拾荒历练)

12月23日,深圳警方关注并调查此事。随后深圳市宝安区委宣传部官方微博@阳光宝安
发布通报称,女童父母对殴打女童的事实供认不讳。宝安区妇联已向法院申请女童人身安全保护令。?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看过新闻后,不少网友表示“心疼小女孩”、“应严惩其父母”。

多名考生称,在一个名为“西南大学自然地理考研群”内发现,22日一群内文档内试题,与23日上午开考的真题,相似度超过90%。
受访者供图

计秋枫教授。 南京大学供图

新河街小学一(1)班学生小志(化名),以前抗拒上学,后来被妈妈带着徒步九公里,沿途拾荒卖钱换水。经过那次5个多小时的“历练”之后,小志竟然“乖”了。12月24日,记者在学校见到了小志的妈妈阮女士。她说,用这种方式让孩子体验挣钱不易和生活的艰辛。

图片 4

12月23日,全国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结束。当晚多名网友微博发帖称,“西南自然地理考研公共大群,考试前有真题泄出,文档还在”。

2018年12月20日中午13点40分,中国著名国际关系史学者,南京大学图书馆原馆长,南京大学历史学系原副系主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计秋枫,因病医治无效在江苏南京不幸逝世,享年56岁。

起因:

深圳宝安宣传部:女童将继续上学 案件正依法侦办

今日上午,新京报记者联系上一名参加考试的学生。该考生称,疑似泄题的科目为“专业课一:自然地理”,考试时间为23日上午。“我在考研群里看到,22日有人发模拟试题的文档,几乎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原题,就那几页纸”。

计秋枫教授去世后不久,一封他亲手写的
“临终致谢信”在网上流传了开来。在信中,他向参加追悼会的亲友说:“请大笑三声,送我上路”!

孩子不愿进校门

12月24日晚上,深圳市宝安区委宣传部官方微博@阳光宝安
再次发布通告,称女童目前饮食睡眠正常,将继续上学。公安机关正在依法侦办案件。

上述考生补充道,在模拟试题的文档中,包含名词解释、简答和论述。“我觉得不可能是猜中题,因为最后一个大题是讲的长江流域的分段,这种就很难押到,而且大家都反映今年的题目很偏,有点难”。

这封洒脱豁达的“临终致谢信”,立即引发了网友的关注。

“每天早上送儿子上学都特别艰难,在校门口拉着我的手或者衣服不愿意放开。”阮女士说,每次都是老师和保安帮忙,把孩子扯进学校。最艰难的一次,和孩子在校门口僵持了近两个小时,“不哭也不说话,低着头就是不愿进学校”。

专家:施暴父母虐待事实清楚 司法机关应考虑女童心理上的伤害

今日(24日)上午,西南大学官方微博就此事通报,12月23日晚,学校发现网上出现西南大学自然地理考研试题疑似泄露的帖文。对此情况,学校高度重视,成立以校长为组长、相关领导、职能部门及学院主要负责人组成的调查工作组。

记者了解到,这封致谢信确实是计秋枫教授在病危时,一个字一个字在手机上敲出来的。在遗体告别仪式上,计老师的夫人尹老师代计教授读了这封有着他本人鲜明特征的亲笔信。

“跟他聊了好多次,完全不奏效。所以我就想出了通过徒步拾荒的方式来了解生活的不易,让他明白为什么要上学。”阮女士说。

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表示,这起针对孩子的虐待行为事实已经非常清楚,是一起情节非常严重的家庭暴力。从目前当地宣传部门的通报来看,虽然孩子身体上没有明显的伤情,但是从虐待罪的角度来说,相关的法律条文中强调的是情节恶劣。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经常以打骂、冻饿、捆绑等方式对被害人的肉体和精神进行摧残、折磨或迫害,情节恶劣者,涉嫌构成虐待罪。情节恶劣不仅包括我们能够肉眼看到的外伤,还包括受害者心理上严重的伤害。这起案件大家看着都很揪心,孩子很明显已经被打得麻木和绝望,这样的情况司法机关是必须予以考虑的。

新京报记者就此事致电西南大学。该校党委宣传部一工作人员表示,自然地理科目为该校自主命题科目,由该校招生老师出题,自然地理方向的专业今年招8名研究生。“我们学校昨天(23日)就已经注意到此事,几个部门还就此开了专题会议,也成立了调查组。目前,正按照我们学校的相关流程在走”。该工作人员表示,后续调查情况,将通过学校官方微博通报。

“计教授写这封信,我一点也不意外,他一直很洒脱并且乐于助人。”南京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博物馆副馆长史梅告诉记者,在计教授担任南大图书馆馆长期间,他们共事了2年,这封信字里行间流露出洒脱与豁达,和他的为人一样。

过程:

法律没有模糊地带 任何理由都不是虐待女童的挡箭牌

史梅提到,与计教授工作是很快乐的一件事,即使是病危时,他依然用一种乐观的心态面对癌症与死亡。
“我们曾经与计教授共事过的工作人员,看了这封信都觉得没有意外,却都被深深感动,这就是他啊!”

捡够20个瓶子才买水

又见虐童案件!深圳宝安区8岁女童遭父母轮番暴打,流出的视频让人不忍卒看。更让人心碎的是,面对暴雨般袭来的巴掌和扫帚,女童一言不发,不躲不闹。她的内心对于这个世界将是怎样的迷茫和惶恐?欣慰的是,深圳警方和宝安区妇联已经紧急采取行动。这样的虐童行为,我们一刻也不能容忍!

“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恭候着我这边的知己好友过来。以掼蛋为主,辅之以谈经论道
……”计教授在信中提到了“掼蛋”,让不少网友觉得这封信很自然、亲切。史梅说,掼蛋是计教授喜欢的娱乐活动之一,以这样的方式写在信里,既是表达对知己好友的珍惜,也更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很鲜活的人。

阮女士说,那天早上吃完早餐后,9点就带着孩子出发了。当时天气还很热。拾荒第一站从阅马场的首义广场开始,小志发现地上可以拾捡的瓶子不多,阮女士就让小志到垃圾箱去翻。垃圾箱里被高温发酵的恶臭一下就把小志熏得倒退一步,小志说什么也不愿意来垃圾箱里找瓶子。阮女士却很强硬。“妈妈说我必须捡100个瓶子才能回家。”小志说。

视频发出后,网上出现了不少声音,其中不乏对虐童原因的猜测。有说父亲赌博输钱将气撒在孩子身上的,有说父母生活窘迫压力巨大的,但没有一条理由能够让人们对于为人父母者的如此行径有哪怕些许的理解或宽容。这世界没有谁可以被准许以如此暴虐手段对待儿童,亲生父母也不行!任何理由都不是虐待女童的挡箭牌,这一点在法律上没有丝毫的模糊地带。

计教授在信中提到,自己当了32年教书匠,在他生病期间,来自国内外的学生一有机会就来看他。史梅说,这一点她非常有感触,计教授担任馆长期间就非常关注教书、学术,一直致力于为师生们提供最全的文献资源,即使再贵,也说只要师生有需求都要买来,不能影响学术研究。

就这样,阮女士带着孩子从阅马场沿解放路一直走到武昌火车站,然后在武昌火车站旁边又兜了不少圈子,最后从武昌火车站再走到湖北大学,共计9公里。

在社会文明日益进步的当下,“孩子不是父母的私有财产、不能随意虐待和处置”应当成为社会最基本的共识。每一名少年儿童,都不仅仅是父母的子女,更是国家和社会的财富。正因如此,《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法规才会做出详尽的规定,在父母无法尽责履职时,法律可以发出保护令,甚至剥夺父母的监护权。

史梅说,自己一看到这封信就转到了全国高校图书馆群里。不少人感慨,计教授是真正的洒脱,看淡了生死,还有不少老师作诗悼念。“这封信让人动容,更让大家记住计教授的为人,如此谦逊、乐观、豁达。”

其间小志口干舌燥,阮女士硬是在他捡够了20个瓶子之后,才给他买水。“我按一个瓶子卖一毛钱跟他结算。”阮女士说,孩子买水都只挑一元钱一瓶的,他是真真实实感觉到赚钱太难了。

保护少年儿童 社会需要更多“管闲事者”

临终致谢信原文

结果:

然而我们也必须看到,父母的抚养和教育方式千差万别。社会观念和传统思维有时候让法律止步于家门外,使父母在子女教育和抚养方式上有充分的自主权和空间。这往往造成两个后果:其一,虐待儿童案件常常很难被发现;其二,即便虐童案件被发现,人们也顾忌于卷入他人的家庭事务而不愿伸以援手。

以下的答谢由敝人亲笔书写,仅仅是让我亲爱的妻子尹群代读,倒不是敝人到死还要强,而是因为我深深感到,我自发病到现在两年来,无数来自亲朋好友的关心、关怀、关爱,让我无以为报,既然还有一点时间,不妨我自己写一个答谢词。

成绩在班上居前

8岁女童遭父母暴打,南大教授临终写致谢信。从这个视角来看,此次深圳的虐童案件,我们必须对勇于在网络上揭露虐童行为的曝光人予以掌声。虽然对于相关监控视频的获取方式,在网络上存在一定的争议,但一码归一码,在保护少年儿童方面,社会亟需更多“管闲事者”。同时,我们也必须给深圳警方和宝安区妇联等部门以鼓励,他们的迅速行动,把孩子从危险的境地拯救出来,他们也通过这样的行为告诉社会,法律从不止步于家门之外。任何家庭,都不是法外之地。

病后我严肃地对家人说,以后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不要夸说我的什么学术成就,因为仅在南大范围内,比起我的好友孙江、张凤阳等诸公的成就,我简直是不值一文。如果一定要比成就,那我倒愿意与秦始皇李世民相比
, 因为秦始皇49岁就挂了、李世民 51 歲也就 finish
了,而我居然比他们多活了若干年。呵呵。

在路上,阮女士对儿子说,不读书没有学到本领,“今天你已经尝到这种苦头了”。

当然,我们换个视角来看这起虐童事件时,内心也多了一份忧虑。假若肇事父母家中没有视频监控,这位8岁女童还将在父母的暴虐行为中生活多久?假若看到视频的邻居和曝光人认为这是当事人的家庭事务而选择三缄其口,这名8岁的女童还将在绝望中坚持多久?像这样,随手就打、抱起来就摔、抡起扫帚就抽孩子的父母还有多少,我们不得而知。还有多少虐童行为在我们眼皮底下、阳光之下静悄悄地发生,我们也并不知晓。我们希望,当你看到类似虐童行为时,能勇敢地站出来,大声喝止暴力行径,用社会的温暖和法律的利剑给孩子撑起一把保护伞。

8岁女童遭父母暴打,南大教授临终写致谢信。8岁女童遭父母暴打,南大教授临终写致谢信。我偶尔反想,觉得自己一辈子唯一的长处是以赤诚之心待人,竟稀里糊涂地結交了不少知己。古人云人生一世,知己二三,朋友七八,足矣!我的知己何止二三、朋友何止七八?
敝人虽滴酒不沾,却从酒中悟出些人性;朋友犹如酒香,越久越醇,从七十年代的中学同学,到八十年代的研究生同学就犹如亲兄弟一般。一些巨能喝酒的、或一些像我一样不会喝的,只要志同道合,一样可以成为知己。
此外,我要特别感谢这么多年来我指导的百名硕士博士,我本人既无多少学问,也称不上严师,但这么多年来他们从未忘记我这个导师,多位评上三三三工程或正教授、副教授的学生,总是在第一时间给我报喜,让我让高兴。尤其是在我生病期间,来自国内外的学生一有机会就来看我。这让我
32 年的教书匠当得太值得!

一路上,小志的爸爸给阮女士打电话,认为妻子这样做“有毛病”。路人也觉得孩子太可怜,有的主动上前劝说这样的“生活体验”没必要。

8岁女童遭父母暴打,南大教授临终写致谢信。严惩施暴者是最有力的警示

8岁女童遭父母暴打,南大教授临终写致谢信。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我今天要发个宏愿,到了那边,立刻去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恭候着我这边的知己好友过来,以惯蛋为主,辅之以谈经论道。当然,我是会有充分的时间去精挑细选這樣一個地方的,有时或会沮丧,都五十年、六十年了,还不来,是把我忘了吧?而且,那么多年后,江苏人还打不打惯蛋都难说了。不过,不是我吹牛。什么样的牌,我是一学就会。
尊敬的朋友们,计秋枫现在恳请大笑三声,送我上路!

阮女士对记者说,吃苦也赋予人一些珍贵的品质,她不觉得这样做是“虐待”孩子,反而经过这次“历练”后,孩子改变很大。班主任李虹说,阮妈妈是一个非常用心的妈妈,她的这种方法是否恰当每个人有自己的看法,但目前从小志在校的表现看,是有效果的。

对于暴力虐童者,或许孩子选择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法律和社会绝不允许。儿童权益受法律保护,父母虐待儿童属于违法行为,法律专家介绍,如果经调查鉴定后,认定其父母构成故意伤害罪和虐待罪,可以从重处罚。我们期待,法律能够给残暴的父母以严厉的惩处。毕竟,任何一次类似案件的惩治,对于全社会和更多父母而言,都是最有力的警示和教育!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